• <dfn id="im31c"><track id="im31c"></track></dfn>
    <i id="im31c"><bdo id="im31c"></bdo></i>

    1. <dfn id="im31c"></dfn>
        <u id="im31c"><wbr id="im31c"></wbr></u>

      1. 我的家风故事

        家风又称门风,指的是家庭或家族世代相传的风尚、生活作风, 即一个家庭当中的风气。家风是给家中后人树立的价值准则。 俗话说“校有校规,家有家风”, 我们家历来重视家风的传承。 ...

        孩子,你那边有雨

        一天夜里,就要熄灯睡觉时,我突然有些想家,想念千里之外年迈的父母。我拨通了那串解密思念的数码,接电话的是父亲,他着实为我的深夜来电吃了一惊:出了什么事儿?我赶紧说没事,刚才突然想家,想说说话。说什么话,深更半夜的,你妈睡着了。威呢?是不是也睡了?父 ...

        一纸遗嘱两份母爱

        经不住小芸游说,她妈妈终于同意跟我爸“接触接触”,就等我全力攻克最后的堡垒了。可在我一轮轮“苦口婆心”的规劝下,父亲总是淡淡一笑不置可否。他才50岁,我实在不忍心看他一个人寂寞地度过晚年。 小芸的父亲早在四年前去世。我和她在一次闲聊中突发灵感:既然我们 ...

        一箱画带来一生追悔

        我的两个舅舅反目成仇好多年了。尽管母亲反复做他们的工作,但他们依旧谁也不理谁,在一条街上住着,形同陌路。甚至连孩子们都不往来。 事情的起因是因为外婆的一箱子画。 外婆是大地主家的小姐,陪嫁过来一箱子画,虽然历经“文革”还剩下不少,有好多出自名家之手。 ...

        让生命活成一树花

        她是差点成了我婆婆的人,但后来,我们成了朋友。 第一次见她,是在商场里。我们一起买化妆品,她穿一袭的长裙,米色,披红色的绒风衣,五厘米的金色高跟鞋,头发是很长的大波浪。我以为,她是公司的高级白领,不超过40岁,她脸色极好,皮肤细腻,而我正青春,只一条 ...

        我们曾这样受父母虐待

        当我们是婴儿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,接收到父母亲给我们无条件的爱,但是这样的爱对我们而言,接受的时间及分量都太少了!很快地,我们就开始接受有条件的爱。我们的父母亲在内心深处受到整个社会价值观的影响,他们也认为我们必须成为什么样的人才会是有用的、有价值 ...

        母亲的胸怀

        在“动物世界”节目中看到这样一幅情景:一只芦苇莺正卧在巢里孵蛋,也许是沉浸在即将做妈妈的幸福憧憬中吧,它显得那么温柔而兴奋。此时它并没注意到有一双眼睛正远远地透过树叶缝隙在“偷窥”它。也许是一天或者几天没吃东西了吧,饥饿的芦苇莺四周看了看觉得宝贝们 ...

        超凡的母爱

        墓碑上,没有她的名字,没有她的生平资料,只有一行文字:“一个全身上下都闪烁着母爱光辉的人。” 这是一个不幸的女人,在一个风大雨大的夜晚,一辆车将她从斑马线上撞飞出去,肇事车又在茫茫夜色中逃逸。她又是幸运的,我们交警和医院、保险、社会保障等部门统筹协调 ...

        亲爱的小螃蟹

        我给妈妈打电话,聒噪了一通,敛容说:“螃蟹呢?”仿佛这才进入了正题。 我妈就恨我这一点,说我对狗比人好。她老人家小时给狗咬过,因此大半辈子心怀对狗等的深仇大恨,永远与之保持半径10米开外直距。可是现在,我回家去的时候,看见螃蟹正趴在她的棉拖鞋上,棉拖鞋 ...

        飘远的手帕

        盛夏,走在幽静的林荫小道上,额角上仍然渗出豆大的汗珠。朋友递给我一方手帕,是一方散发着幽香的洁白棉质手帕。擦在脸上,舒服极了。回家问妻子,问女儿:家里还有手帕吗?一齐回答:嘿,现在都有纸巾,一次性使用,又方便又卫生,谁还要手帕??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 ...

        女儿,我在听

        午夜的电话铃声似乎总比白天更刺耳、也更急促。被惊醒的我从床上一个激灵坐起来。电子钟上红色的“12∶00”在黑暗中显得尤为诡异。我想起远方的亲人和朋友,各种可怕的猜测涌进脑海:急病?意外?暴力? 我一边推醒丈夫,一边心惊胆战地拿起话筒:“喂?” “妈妈…… ...

        奇特的家书

        10多年前,我在一所民族学院读书。班上除了少数几个汉族学生外,大部分同学都是少数民族,来自偏远贫困的山区。也许是家乡偏僻的缘故,他们几乎都很少与家人通电话,信件往来倒是很常见。 作为班长,我的一项工作就是每天午休前站在讲台上发信。我留意过,“多吉”这个 ...

        时间会告诉你

        她嫁给他的时候,刚刚20岁。而他,则是比她的父亲还大了两岁。 这样的结合,当然绝少有人来祝福。她的父亲,早已咆哮着与她断绝了关系。母亲忍不住,结婚的时候给她打了电话,人却是哭得说不出话来。他前妻的两个孩子,不仅不来参加他的婚礼,路上碰见了,是连招呼也不 ...

        空白的信

        西蒂一出生双眼便看不见。西蒂的父亲杰克是银行职员,母亲丽莎原来在一家商场当售货员,因为西蒂,她毅然做了家庭主妇,专门照顾西蒂及丈夫杰克的日常生活。 在西蒂10岁那年,她的母亲丽莎对西蒂说,因为要给她医治眼睛,她的父亲杰克必须到离家两千公里的希德堡镇做生 ...

        请这位绅士体面地接受肉刑

        道格拉斯先生是美国《芝加哥快报》的编辑总监,他叙述了这个发生在他和5岁的女儿琼妮之间的故事。 小琼妮今年5岁,1年前我和他妈妈协议离婚时,承诺并将以下这个口头约定遵循至今:彼此都要永远爱她,决不能让我们离婚的阴影伤及她幼小的心灵,要让她成为一个人格健全 ...

        我妈

        上幼儿园时我开始喜欢画画,纸上画不过瘾,就用蜡笔在客厅的白粉墙上涂鸦,踮脚站在凳子上,好像莫高窟里呕心沥血的画匠。爸军人出身,建议先揍我一顿,可妈说,让她画吧,客人可以在书房喝茶。 妈这么宽容,并不是想把我培养成张大千或毕加索,她对我说:做你梦想的事 ...

        给母爱留有余地

        对门家年近70岁的老奶奶,每次从乡下赶来看望儿子一家人,住不上几天,她便愁容满面一步一回首低泣着离开儿子的家。一次,我于心不忍,拉住老奶奶在我家停留片刻,想给她一丝安慰。谁知,我夸她儿子一家人不错,她却不停地重复说自己:“都是我错了,都是我错了,我怎 ...

        居里夫人的家教艺术

        居里夫人一生科研工作十分繁忙,然而她很善于抓紧时间对子女进行早期教育,并善于把握孩子智力发展的年龄优势。譬如,居时夫人在女儿不足1岁时,就让她们开始所谓的“幼儿智力体操”训练,让她们广泛接触生人,到动物园看动物,让她们与猫玩;让她们到公园去看绿草、蓝 ...

        儿子,我无法对你不残酷

        九岁那年,他开始逃学。 一天中午,先生终于气愤难忍,把他逃学一事告诉了他的母亲。 下午,他背著书包蹦蹦跳跳地赶回家来。一切都和往常没什么区别,在他眼里母亲依然是一副和蔼慈祥的样子。孩子,今天学堂里的功课你能听懂吗?能。他随口答道。他顿了顿,又眉飞色舞 ...

        深爱无痕

       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深秋,满眼都是飘零的落叶,我的心也如季节一样渐渐凉了。 当我把苦恋了三年的阳正式推到我父亲面前时,母亲对于眼前这个出身农村的苦孩子没有半点好感。那时的阳又黑又瘦且极不擅言辞,母亲冷冷的,只有一句话:“你们死了这条心吧 ...

        大难来临谁在你身边

        他是一个丰神俊朗的才子,从十七八岁开始,就凭借爱情诗只身闯文坛,十年流水光阴,他如今早已名满天下,有车有房有事业有地位,并且,依然那么英俊不凡。很多女子爱着他,而他,却分不清楚什么是爱,什么是喜欢。 他原来想过的,恋一辈子的爱,却绝不会作茧自缚。爱情 ...

        永远的十三岁

        我确乎已记不清这个弱智小女孩的父亲是谁了,小女孩的名字我也只是记得叫小安娜。我之所以还没有忘却,是缘于这位父亲的一句话如同一束温暖的光,在苦难的人世,直抵我的心灵深处。那句话是:“现在,她和别的孩子一样了……” 这是我在人世间所听到的最温暖的话,这也 ...

        认他是为了爱

        少年时读《史记》,最爱“刺客列传”里聂政刺韩相的故事。 聂政刺杀了韩相之后,为了怕连累姐姐,而用刀剥下自己的脸皮,挖出眼睛,再切腹而死。韩王认不出刺客是谁,把聂政的尸体放到大街上,悬赏千金,给说出刺客名字的人。聂政的姐姐聂荣,居然跑去认尸,说:“我怎 ...

        铭记

        有一位老太太,儿子长年在北京工作。儿子得知老太太病危,急忙往回赶。其实老太太已经没有生命指望了,我们为了等她儿子,就让呼吸机一直吹着,液体慢慢地滴着。儿子来了以后,不能接受这个事实,在抢救室哭得死去活来,恨自己没有回报过母亲,而母亲就这样走了。他扇 ...

        孤独的母亲

        他星流火急地赶往医院,因为邻居打来电话说,母亲哮喘病突发,正在送往医院抢救…… 母亲已经是73岁的高龄了,皱纹陷得愈深的同时,身体也变得愈加虚弱起来。心脏病和哮喘总是不时地折磨母亲的身体。 但是,他每次回家看望母亲时,母亲都极力地打起精神,一副很高兴的 ...

        Top 尊龙d88人生就是博 - d88尊龙用现金娱乐一下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