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fn id="im31c"><track id="im31c"></track></dfn>
    <i id="im31c"><bdo id="im31c"></bdo></i>

    1. <dfn id="im31c"></dfn>
        <u id="im31c"><wbr id="im31c"></wbr></u>

      1.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*我想要你,我坚持不住了

        发布时间: 2020-10-14 09:50:09 来源: 丁香文章网 栏目: 原创文章 点击:

        “小秦啊,你大概是初到本市,不太了解本市的情况吧,沈少要什么样的女人,就有什么样的女人主动往他床上爬,他的身份地位摆在那儿,能做得出这种事?”秦岚的那张红唇紧紧地

       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*我想要你,我坚持不住了

         “小秦啊,你大概是初到本市,不太了解本市的情况吧,沈少要什么样的女人,就有什么样的女人主动往他床上爬,他的身份地位摆在那儿,能做得出这种事?”

        秦岚的那张红唇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直线。

        她早该知道的,沈靖南既然能把她扔进精神病院,就有办法让她一辈子都出不去。

        陈院长见她不吭声,打开办公桌的抽屉,从里面拿出一分评估报告出来,扔在了桌面上。

        “这份报告你好好看看吧,我们初步判断,你可能患有被害妄想症,以及很严重的暴力倾向,必须继续观察以及治疗。”

        秦岚没看那份报告,转过身径直离开了,四个护士连忙跟在她的身后,直到她回了自己的病房,这才离开。

        她坐在病床上,双臂环抱着膝盖,静静的看着窗外。

        昨天沈靖南的手下来过,时间是晚上七点钟,今天应该也会过来。

        距离七点钟,还有二十多分钟。

        七点差几秒的时候,病房外面传来了皮鞋踩在地上的声音,那声音透着一股沉稳的味道。

        秦岚缓缓扭头往病房门口看过去,当她看到来人的时候,瞳孔骤然紧缩。

        来的人不是沈靖南的那些手下,而是沈靖南本人。

        他双手抱臂靠在门框上,眉眼含笑的望着她。

        明明是出生名门望族的豪门贵公子,笑容却总带着几分邪气。

        “在这儿呆了两天,感觉怎么样?想不想出去。”

        沈靖南等了一会儿,见她不吭声,转身欲走。

        身后响起了秦岚的声音:“沈靖南——”

        背对着她的男人,嘴角勾起了一抹奸计得逞的弧度。

        他转身走到病床前,搂住了她的腰,而后继续向下,落在了她的臀部。

        “你知道我想要什么,既然你想出去,那就给我想要的。”

        秦岚抿着唇,眼底迅速的闪过一抹难堪。

        好半晌,她才开口:“不要在这儿。”

        秦岚跟在沈靖南身后,往精神病院外面走去。

        一路走来,不少的人从她身前或旁边经过,有将被单披在身上当凤袍,嘴里喊着“本宫不死,尔等终究是妃”的女人,还有抱着砖头哈哈傻笑,嘴角流涎的男人。

        秦岚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。

        如果她不肯妥协,如果她继续在这里多住几天,恐怕,她也会变得跟这些人一样。

        认识三个多月,这是秦岚第一次见识到沈靖南的手段。

        以前沈靖南扬言要追求她,开始送她鲜花,送她各种价值不菲的包包首饰,这让秦岚以为,这个男人和她以前的那些追求者没有什么两样,等到碰冷钉子的次数多了,自然就觉得无趣,不会再在她身上浪费时间。

        可是,很快她就知道猜错了。

        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权力,让她意识到了这个男人和她的其他那些追求者之间的不同。

         文学

        三个月之后,沈靖南直接来硬的,她没忍住砸了沈靖南的脑袋,结果就被沈靖南弄到精神病院来了。

        如果沈靖南不开口,她将永远都出不去。

        一个精神病人猛地窜了出来,对着秦岚做了个鬼脸,思绪纷杂的秦岚吓了一跳,下意识的后退,却差点摔倒,被身后的人长臂一捞就拥入了怀里。

        “怎么这么不小心?还是说,你已经忍不住对我投怀送抱了?”

        温热的气息倾吐在她敏感的耳后,秦岚浑身一僵,立刻推开那只手臂站直了身体。

        她转过身,正色道:“我希望沈先生答应我,过了今晚之后,沈先生不要再来找我的麻烦。”

        这种地方,她来过一次就已经是终生难忘,以后是再也不想来了。

        沈靖南不答,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和一个zippo打火机,熟练的点燃香烟,吐出一个白色的烟圈。

        秦岚倔强的盯着他,等一个承诺。

        沈靖南的视线透过朦胧的烟雾,跟她的双眼对上。

        半晌,他轻嗤一声:“现在说这话还太早,以后找不找你,这得看你接下来的表现。”

        ……

        夕阳落下,夜色渐深。

        精神病院门口,一辆黑色的路虎停在路边,车子旁边站了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。

        秦岚记得这个男人,先前,就是他代替沈靖南来见她的。

        沈靖南伸出手:“钥匙给我,你自己打车回去。”

        这里是郊外,过往的车辆本来就少,更不要说出租车了,男人只能徒步往前走。

        沈靖南上了车之后,却并不开车。

        “脱衣服,我们在车里做。”

        秦岚愕然,随即涌上心头的是一种浓烈的羞耻感。

        “我不想……”

        “秦岚,你要知道,现在是你在求我,你没有选择的权力。”

        沈靖南说完这话就弯腰过来,手指抚过她的脸颊,柔声道:“不用担心,不会有人看见的。”

        温柔的嗓音好似情人间的呢喃,可是秦岚知道,如果她不答应,这人肯定下一秒就得翻脸。

        她伸出手,动作缓慢的解开衬衣的扣子。

        沈靖南大概是没有耐心看她一粒一粒的解着扣子,手指在方向盘上一下下的轻敲着,漫不经心的道:“你再慢一点也没有关系,不过你得知道,我持久力惊人,你继续折腾下去,可能得做到明天早上。”

        秦岚只是勾了勾嘴角,凉薄而又嘲讽。

        如果他还做的下去的话。

        衬衣被脱了下来,白皙胜雪的肌肤裸露在了男人的眼前,与此同时,横亘在这雪白肌肤上的鞭痕,也彻底的映入了男人的眼中。

        这一条条狰狞的疤痕,就像是蜈蚣一样,将这具身体的美感破坏殆尽。

        余下的,只有丑陋。

        看到沈靖南愣住,秦岚反倒笑了起来,仿佛很开心的样子。

        “很恶心,对吧?”

        “知道我前任男友是怎么分手的吗?他拉着我想做,可是当我脱掉上衣的时候,他直接吓萎了。”

        每次只要一想起那个男人,她就想哈哈大笑,平日里把她夸得就跟个仙女似的,可是一到床上,就原形毕露了。

        秦岚敛了笑容,又重新将衬衣穿上,直接开门下了车。

        这一次,沈靖南倒是没有拦着她。

        任由她走出了老远,那辆黑色的路虎依旧停在原地。

        秦岚回到家,冲了个澡,就去她打工的地方。

        那是和谐街尽头的一家西餐厅,西餐厅是会员制的,说白了就是专供有钱人吃饭的地方。平时客人不多,但是每一个客人都非富即贵,因而也并不轻松。

        跟她同期进来的一个服务生叫阿美,看到她进来,连忙将她拉到了一边。

        “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。”

        “这里可是我的饭碗,又怎么会不来。”

        阿美小声的“嘁”了一声:“有了沈少那么一个钻石单身汉追求你,不来这里很正常的好吗。”

        秦岚笑了笑并不直接接话,而是打了个回旋球:“你觉得如果沈少真的是追求我,我还会回来吗?”

        阿美也被她问的怔住了,好半天才自言自语的说:“也对啊。”

        “可是,他为了你连女朋友都甩了,真的不是喜欢你?”

        “真的不是,行了,有客人来了,我去干活儿。”

        秦岚去拿菜单点菜,全然不在意沈靖南说要追求她的事儿。

        三个月前,沈靖南带着新欢来这里吃饭,两人正在调情,秦岚拿着菜单过去,沈靖南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,等回过神来了之后,就开口撩她,丝毫不在意自己的新欢。

        后来新欢一气之下说要分手,沈靖南眼都不眨就直接答应了,那叫一个薄情寡幸。

        在追了她三个月,又被她砸伤了脑袋之后,沈靖南的耐心宣布告罄,直接把她扔到了精神病院,直到今天,她答应跟他在一起,这才把她放出来。

        那些大少爷口中所谓的在一起,不过是打一炮,事后一拍两散,如果“啪”得高兴,说不定还会扔几张钞票。

        这样的人,又怎么可能会有真心。

        而且,今天被她这么一吓,可能以后都不再想见到她这张脸了吧。

        晚上八点,这座城市的夜幕徐徐拉开,被工作占领了一天时间的白领们,离开公司,点燃了灯红酒绿的夜生活

        西餐厅楼上的歌舞厅和赌场正式开始营业,脱下了西装的男人和穿着齐臀短裙女人相继穿过西餐厅,乘上会员专属的VIP电梯,去到楼上,找寻属于她们的欢乐。

        不过这些热闹并不关秦岚什么事,八点是她的下班时间。

        店里没有吃饭的客人,秦岚就提前换好了衣服,几乎是一到时间,她就提着包往外面走去。

        一只肥肥胖胖、带着金表的手挡在了她的跟前。

        秦岚抬头,就看到了一个肥头大耳红光满面的男人,正冲她笑。

        那双眼里,是毫不掩饰的油腻欲望。

        “秦小姐,没想到还能在这里看见你?”

        秦岚心里一凉,就要绕过中年男人往外面走去。

        她只是这里的服务生,但并非所有人都只当她是服务生,就比如跟前这个中年男人。

        上次有经理替她挡了一次,她才侥幸逃脱,如今这会儿经理不在,只靠她一个人,只怕是难以逃脱。

        不等她离开,那只手就已经拽住了她纤细的手臂,在她的手臂上掐出了一道红印。

        “怎么见了我就要走?秦小姐,你这就太不给面子了吧,先前我找你作陪,你说你只是服务生,不提供额外的服务,可是我怎么听说,你跟沈靖南走了?难道你觉得,沈靖南出的价格我出不起?”

        果然,沈靖南之前对她狂追猛打的事情已经传开了。

        秦岚冷着一张脸:“我跟沈少之间没有任何暧昧关系,请你松手。”

        男人的笑容也开始淡了,“秦岚,你别这么给脸不要脸,没有暧昧?我看是他玩腻了不要你了吧,怎么着,给他玩完了,到老子这儿就装起清高来了。”

        秦岚的太阳穴一阵一阵的抽痛,天知道她有多么的克制,才没能一巴掌拍到这张油腻腻的脸上。

        她深呼吸一下,一把将自己的手臂拽了出来,等退到安全的距离之后,她才开口:“白总,我跟你说实话吧,沈少出手阔绰,你还真就比不上,而且我今天过来,只是来辞职的,因为从今天开始,我就要搬到沈少家里去住了。”

        她说这话的时候,声音清清冷冷的,底气十足的模样,可只有秦岚自己知道,此刻她的手掌心,已经冒出了一层黏腻的冷汗——

        她在心虚,因说谎而心虚。

        白总被她唬得一愣,随即哈哈笑道:“搬去沈靖南家里住,我怎么听说,沈靖南从来都没有带女人回家的习惯,就算要编谎话,也得先了解了解情况再开口吧。”

        带着几分嘲讽的笑声,让秦岚浑身都在发冷——

        她的谎言,就真的轻而易举的被拆穿了,那么,接下来等着她的,究竟会是什么?

        秦岚不敢想下去。她一咬牙,扭头就跑。

        脑袋却忽然撞上了一个坚实的胸膛。

        她抬起头。

        霓虹灯明亮的光线打在了男人的侧脸,让那张吊儿郎当的脸,多了几分动人的坚毅。

        她的腰被男人的手臂环住,男人并不看她,而是似笑非笑的盯着对面,忽然傻掉的白总脸上。

        微风徐徐吹过,吹的树枝簌簌作响。

        在这枝摇影曳的响声中,她听到沈靖南说:“我的确没有把女人带回家的习惯,可是——”

        他略微低下头,与她对视,“她,是个例外。”

        或许是那一刻沈靖南的目光看起来太具有欺骗性,让秦岚产生了一种被深情凝视的错觉,以至于她被沈靖南拉上了车,听到引擎的轰鸣,这才陡然回过神来。

        沈靖南会出现在餐厅外面,出乎她的意料之外,看样子,他是特地过来找她的。

        秦岚看着前方,不尴不尬的说了声谢谢。

        他也算是帮了她,理当如此。

        沈靖南侧过脸看她一眼,笑容略带几分戏谑。

        “很多人似乎总觉得,受人帮助说一句轻飘飘的谢谢就够了,可实际上,这是远远不够的。”

        秦岚当即想怼一句“沈少似乎没听过一句话叫施恩莫望报”,可她到底是将这句话给忍了下去,冷冷淡淡的问:“那沈少想我怎么报答你?”

        像是故意的一样,“报答你”这三个字的音,加重了不少。

        沈靖南一打方向盘,直接拐进了另一条道。

        “不急,这事儿以后再说,咱们先来讨论一下之前你答应我最后却没做的事情。”

        暗示得如此明显,如果秦岚还听不懂的话,就真是傻子了。

        她的注意力瞬间被沈靖南的话语吸引,完全没注意到车子已经驶进了这座城市的富人区。

        她想起了那时,自己匆匆忙忙从沈靖南的车上下来,甚至是没来得及观察这个男人脸上的神色。

        看到那些伤疤时,男人眼底浮现出来的那一抹震惊,已经足够她消化了。

        毕竟,女人天生就爱美,她身上的那些伤疤,就有如附骨之蛆。

        她没想到,他竟然还会提起那件事,而且还是以现在这种这么直白的话语。

        见她沉默,沈靖南略带笑意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怎么,你该不会是想食言吧,你要知道,我既然能把你送进那种地方一次,就会有第二次,我觉得你应该不会再想去那种地方了。”

        对此,秦岚只是缓缓勾起嘴角,看起来透着几分凉薄。

        “如果你对着我这具身体还能做的下去的话,我自然不会食言,只是……”

        车子骤然停了下来,车轮在地上摩擦,发出尖锐的声音。

        沈靖南打断她的话:“你以为,我恶心你身上的那些伤疤?”

        “恶心”两个字,刺进了她内心最深处的柔软,以前,别人看不见,她也就下意识的去忽略这个问题,久而久之,仿佛这个问题就真的不存在了,可是,沈靖南却如此直接的指了出来。

        下一秒,他又说:“的确,看到第一眼的时候,我是震惊的,可随之而来的……”

        沈靖南靠在椅背上,左手随意的搭在方向盘上,漫不经心的道:“没关系,以后总会习惯的。”

        男人的视线落在了她的脸上,就好像在故意观察她的反应一样。

        秦岚已经把牛仔裤套上了,正在往身上套衬衣,闻言动作一顿,侧过脸往沈靖南这边看了过来。

        “以后?”

        沈靖南略微颔首:“嗯哼。”

        秦岚的语气顿时冷冽了起来:“我以为,我们之间没有以后,沈少说这话,难道是打算食言?”

        沈靖南笑了笑,非常不以为意:“我说过,看你表现,如果你表现的好,我就放过你,可你自己也看到了你刚才的表现。”

        跟这样一个脸皮厚得近乎无赖的人谈信用,可能是她做过最错的一件事情。

        秦岚并不打算继续谈下去,她将衬衣用手捏住,就这么下了车,而那些可怜的扣子,依旧留在沈靖南的车上。

        没有两步,身后就传来了男人的声音:“你打算就这么离开?穿一件被扯破了的衬衣,一个人独自走在夜晚的街道上。”

        她只是扯了扯嘴角:“不然呢?”

        身后的脚步声渐行渐近,沈靖南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:“我还有一个更好的提议。”

        秦岚毫无防备,就被男人有力的双臂抱了起来。

        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 <<<<

         
        本文标题: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*我想要你,我坚持不住了
        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nptcn.net.cn/wenzhang/yuanchuang/280360.html
        声明:凡注明"本站原创"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,版权均属丁香文章网所有,欢迎转载,但务请注明出处。
        染指之后(校园)*满了装不下了舒服了小不点爱吃肉txt*宝贝今天晚上你是我的
        Top 尊龙d88人生就是博 - d88尊龙用现金娱乐一下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