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fn id="im31c"><track id="im31c"></track></dfn>
    <i id="im31c"><bdo id="im31c"></bdo></i>

    1. <dfn id="im31c"></dfn>
        <u id="im31c"><wbr id="im31c"></wbr></u>

      1. 红色的雪

        一 鹿言睁开眼,看见窗上多了些霜花,盯着看了几秒,想起房后那一树的小柿儿。扭头看看旁边睡着的菊素,猪一般地打着呼噜,急忙爬起来套上棉袄。心想:怎么也不能等菊素起来,这个大嘴婆娘,如果被她抢先发现那一树灯笼般的红果子,保证给她吃个溜光,一个都不带给我剩 ...

        捡来个洗头女

        靠山屯山清水秀,风景宜人,这里的出产的甜瓜和水果极甜,在方园几十里有名,一直是代代山村人的骄傲,但由于山里的交通不好,好东西运不出去,换不来钱,村里人便一直穷着。 好多年轻人受不了贫穷就跑到了城里,没多久便挣钱回来翻盖起新房,娶到了媳妇。一年后媳妇生 ...

        玫瑰吟

        “啾啾”,鸟鸣声从林子里传来。阳光透过交错的树枝丝丝缕缕倾酒在初春的嫩叶之上。渺渺的雾气在光束中弥漫升腾。地上积满了一层厚厚的落叶,脚踩在上面软绵绵的,窸窸作响。一个身穿黑色风衣长发飘然的女人从不远处走来,一只手拿着一束红玫瑰,另一只手拎着一盒东西 ...

        姥姥的秘密

        我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,姥姥说的是真的。 姥姥,一周前离开了我们。 姥姥临走的前一天晚上,对妈说出了藏在她心底几十年的秘密。 妈扑进姥姥怀里,嚎啕大哭…… --当时我不知道姥姥对妈说了些什么,以至于让妈哭得那般伤心。直到我要回南方的头一天晚上,妈才把姥姥告 ...

        夕阳是酒杯酒水是无奈

        一 “叮咚——叮咚——”门铃脆响。 “哟,小宝来了。”刘英一把抓住孙子肥嘟嘟的小胖手领进屋里,“你妈妈咋没来呢?” “我妈妈去上班啦。“小宝奶声奶气,“奶奶,这是妈妈买的大鲤鱼,她中午要过来吃您熬的鱼,妈妈说您熬鱼最好吃。” 刘英随着小宝的手指瞅瞅儿子 ...

        我想多陪你一会

        甜甜是莲姑抱养的女儿,莲姑是一个善良温柔,心灵手巧,勤快整洁的好女人,婚后好长时间没有怀上孩子,在母亲的劝说下,抱养了一个女孩,取名甜甜,盼望着日子甜甜蜜蜜过下去。 甜甜一天天地长大,越长越可爱,像只美丽的小蝴蝶整天绕着莲姑翩翩起舞。每当她在莲姑怀里 ...

        失火的天堂

        阳阳是父母酝酿期盼了好几年,才呱呱坠地的。两个姐姐没有圆满父母生儿育女的梦,计划生育的政策怎能浇灭他们的心愿?迎接他的是灿烂无比的笑脸,和一片爱的海洋。也许,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,看到的世界便是天堂的模样。 爸爸在公社的供销社上班,妈妈是村里的赤脚医生 ...

        暧昧事件

        你的车里已经坐着别的女人,而我此刻也坐在别人的车上。 ——题记 1、王浩与顾晓萌 年轻的顾晓萌在出门之前接了一个电话,这个电话并非来自她的男友,而是另一个陌生的男人。这个电话令顾晓萌有一种全新的感觉,这种感觉并不只是来自新鲜的刺激,还有种莫名的兴奋。 顾 ...

        狼心

       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三日早晨六点十三分,在金河里游了一个多小时的曲大勇刚上岸,就见利民桥上跳下一个人来。他看得清楚,是个年轻的女子。嘛也别想了,赶紧救人吧。曲大勇是第八中学的体育老师,三十七岁。他每天早晨都要到金河晨游。他的水性特别好。很快的他就游到了 ...

        冬天的麦苗儿

        一、 麦苗儿是女儿的小学同学,大名叫陈小麦。 第一次见到她时,便觉得她与众不同。她的皮肤比一般小孩都黑,眼窝深陷,不像是我们本地的小孩,倒和广东广西的人相像。 她皮肤虽黑,但是牙齿很白,一双大眼睛怯生生的,我见犹怜。 因为每天都要在学校门口等着接孩子放 ...

        让你爱上我

        在那计算全部岁月的黑夜 在那细数岁月的黑夜 请将我的名字归还于我 ——《埃及亡灵书》 罂 一 罂是挂在四川大学网球场铁丝围网上的一只鸟。标志着少女纯真的水手服,努力伸展着的双臂仿佛浸透了水的翅膀。她微微嘟起的厚嘴唇晶莹剔透,仿佛酥雨沐浴过的的早春花瓣。 “ ...

        上栗人的一天--爆竹老板

        天边刚泛起一层薄薄的亮光,屋外的公鸡便“喔喔喔”地叫了起来。黄老板习惯性地翻了个身,右脚往婆娘的身上搭了过去,却一下子搭在了软塌塌的被子上。黄老板也不作声,睡眼惺忪地趴在床上,看着婆娘穿好衣服,轻轻悄悄地推门出去。 小暑一过,天气就越来越热了,做鞭炮 ...

        落幕的黄昏

        一树桃花染红,飘向故乡的云朵。虚设的梨白坠落,哽咽的诗句敲不出思乡的平仄。满头白发的母亲,就在那座山后!我用千纸鹤叠成小诗,悬挂起来,天堂的路近了。--题记 离开家乡很多年了,每当夜深人静,我就会想起家乡的黄昏,想起家乡潺潺的小溪,摇着金黄色的狗尾儿草 ...

        铁肩担道义

        二千零二年的十月,初秋的阳光依然是那样娇媚、夺目、柔和。 十月一日举国上下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生日欢天喜地、欢歌笑语,国人的脸上都泛着喜气洋洋的笑容。 这一天也是弟弟大学毕业,分配到省重点高中学校当了一名人民教师,工作两个月后,拿到他人生第一次以自己的 ...

        蝎子之爱

        那一天落花如雨,把我从梦中惊扰醒,在漫天迷醉的雨丝花片中,我看见如车轮般的莲花座上,佛破颜微笑。 佛,是那么美。我时时为他那庄严浑厚的声音而醉,却不知其意。无所谓,重要的是我愿伴在他的身边,聆听他的声音,萦绕于三千寰宇,蚀骨销魂。 历经千万年的朝思暮 ...

        掠云随风

        一 夏日的雨,来的急去的也急,今日一早,瓢泼大雨从天而降,耽搁了时辰,云越的继母张氏便指着云越,没好气的骂着:“真是晦气,你这死丫头就是个倒霉鬼。” “若不是你弟弟病了,也不会把你卖了做丫鬟,也算你还有点用处,省的在家里白吃白喝的。” 云越听惯了,也不 ...

        李老汉的困惑

        一阵西风毫不留情地刮过来,枝头上一枚枚枯黄的叶片,大概早已就失去了生命的执着,虽然满含着丝丝缕缕的恋恋不舍,还是无可奈何地离开枝头。满天的叶片毫无秩序地飘飞在西风里,不一会儿就晕头晕脑地落在地下。西风一吹,消瘦虚弱的身体又连滚带爬似的匆匆远去。地面 ...

        那年那月的荒唐事

        一 “喂!大家快跑吧!日本鬼子进村了…… ...

        鸡毛蒜皮

        流动的空气,让人流连忘返。轻飘飘地雪花敲打着窗外的玻璃,一个不经意间,2019年转眼就要过去了,2019年的阳历眼看着就要翻开第一页。 忙忙碌碌的春桃突然接到了村会计的电话,她停下了手里的活计,站直了身子,哼哼哈哈地答应着。她歪起脖子,把手机夹在脖子上,应答 ...

        梅儿说有一个让人感动的真实的故事,写写吧,让更多人看见这个好男人的故事,看了梗概,说可以自由发挥,于是真实加想象,此文出炉了。翻来覆去一个字“疼”;牵肠挂肚一个“疼”字,究其永远,都是一个“疼”字。所以文章叫“疼”。——引子 一 秋天还是农村的耐看, ...

        怡春院魔力和小妖的故事

        怡春院今晚烛影摇红,春意浓浓。 因为今晚是怡春院小妖第一次登台亮相。鸨儿魔力并不太担心,因为小妖是她一手调教出来的,凭小妖的聪明和美丽,加上那一身柔软的媚功,她相信小妖一定会很红的。 想当初,她魔力可是怡春院的头牌阿姑,多少有钱的主儿,想见她一面,还 ...

        巧妹

        本故事发生在旧社会,但是年代不详。在农村有这么一位姑娘,村里人都叫她”巧妹“。人长得虽然算不上是超级大美女,但是、却也长得十分标志。身材相貌也算的上,是十里八乡的姣姣者“村花”了。鸭蛋脸型,黛眉弯弯,水汪汪的一双大眼睛,清澈泉水一般,忽闪忽闪的好像 ...

        爱的影子

        咖啡厅。 杜秋燕坐在桌旁,低着头不停地搅动着杯中的咖啡,刘明浩坐在她的对面,表情漠然地欣赏着手中的那份离婚协议书。刘明浩重重地向椅背一靠,蔑视地望着杜秋燕,十分厌恶嫌弃地松开手,他手中的离婚协议书“啪”的一声径直落在桌面上。杜秋燕的心随着这一声响也紧 ...

        儿子,再爱妈妈一次

        一 四年一班班主任小刘老师,慌慌张张地走到高小强座位前,将正在上课的小强领出教室,交到一位中年妇女的手上。 小强一看是他家东院的白阿姨,惊讶地问道:“阿姨,您怎么来了?我妈呢?”阿姨只简单地说了一声:“快回家吧 ...

        杏儿姐家的酒筵

        一、两千年前...... 我这人记性弱,有许多陈谷子烂芝麻的往事,都是听庄上老人们口口相传的。 这段往事,得从牛家庄的一棵歪脖子杏树说起。村口的河边,挺拔着一棵枝繁叶茂的杏树,老人们都说杏树已2000年了。这又算个啥?杏树是活化石,过个千年树龄的随处可见,可200 ...

        Top 尊龙d88人生就是博 - d88尊龙用现金娱乐一下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