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fn id="im31c"><track id="im31c"></track></dfn>
    <i id="im31c"><bdo id="im31c"></bdo></i>

    1. <dfn id="im31c"></dfn>
        <u id="im31c"><wbr id="im31c"></wbr></u>

      1. 两看相不厌

        深秋,黄叶片片飘落,祁厌低着头站在一棵光秃秃的梧桐树下,突然有所感应一般,猛地转身,向远处望去,除了在枯黄的杂草丛中立着一个丑陋的稻草人外,再无其他。祁厌自嘲的笑了笑, ...

        绝对不可以心慈手软

        绝对不可以心慈手软 于公谨 吴桥是一个日语翻译,接触很多的日本人,觉得日本人都是彬彬有礼,和那些电视上面所演的日本人完全不同;而且,他也很喜欢中国古代文化,所以知道日本的礼 ...

        灰烬

        一颗炮弹落在了上尉所处的掩体旁,巨大的振动把他连着早已被炸烂了的土地一通翻起,街道业已面目全非,瓦砾中停着报废了的坦克。冷风夹杂着烧焦了的木头味道一起扑面而来,上尉踉跄 ...

        致命的冷饮

        致命的冷饮 于公谨 炙热的阳光照着,让柏油马路上面的沥青有些融化了,黏黏的。 施雯打着太阳伞,和我一样懒散,就这样相伴地走着,在路边慢慢走着。 没有出门的时候,施雯说:“阳光 ...

        三个古风微小说,也许你们都看到过

        1。 她是名满京城的妓。 他是处处受制于人的皇帝。 一次因为心中烦恼他出宫寻乐,喝多了酒后的他把她扑倒。 第二天醒来他看着床上的落红眼里尽是嘲笑。 可他不知她自小流落青楼卖艺不 ...

        我们是夫妻

        我们是夫妻 于公谨 屏是一个事业的女人,她的老公星比她年轻很多,这不可能会妨碍他们成为夫妻。 屏并不满意自己的婚姻,但是,毕竟是结婚了,就守着一条婚姻看不见的线。但是,最近 ...

        远乡迷离(一)

        在有限的选择里,人只能够凭本能做让自己相对舒服的选择。 我是他的童养媳。已经不记得是什么年纪被卖到这个村子里,他比我小,在这个家,我要照顾他,早上给他穿衣,打水洗脸,喂他吃饭,帮他妈妈干活,晚上还要帮他脱衣,等他睡下了才能去睡。他妈妈有事出去的时候我 ...

        黄昏畸恋

        古稀之年的王元含退休多年,妻贤子孝,家庭生活幸福美满,自己身体硬朗,无忧无愁,安度着晚年。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他被社会上传闻的老牛吃嫩草的风流韵事,诱惑得有点儿心神不宁起来。 一天,王元含在公园遇到了过去的同事刘三塘,刘三塘的臂弯里竟然挎着一个靓丽的 ...

        三个城市女人的风采

        城市的繁华与美丽,给人们带来了生活上的便利。A、B、C城女人的故事,她们三人给人们演绎了以下的感人故事经历。 A城,临近南海,朝向太平洋,南亚热带及热带的气候,在日月的时间里常侵蚀这座酷热而又潮湿的城市,她来到A城时间已有足十年了,女人爱打扮,爱梳妆,过 ...

        我还不老

        四月的春城,就像孩儿的脸,虽然不是一天变三变吧,但也是阴晴不定。忽而阳光明媚,路上的积雪化成了溪水,一不小心就会溅起行人一裤腿的泥点。忽而气温下降,雪花飞舞,化成溪水的路面结成了薄薄的一层冰。路上的行人会小心翼翼的像一个个的小脚女人,生怕不小心就会 ...

        有尔存焉,得尔我幸

       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爱情足够的壮烈,可那只是久远的传说,王宝钏寒窑苦等十八载,她的爱情也足够的感天动地,可那也离我们太久远,看别人的爱情故事,总会无意间将那些画面联系到自己身上,也希望自己可以如此的爱一 ...

        下一段幸福

        ???????????? ?张局退休后,和妻子回到老家乡下。每日栽菜种花,养鸡逗狗,悠哉悠哉,日子一晃半年过去了。这些日子,张局有时会盯着话机若有所思,有时会看着茶杯叹气。老伴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,私下忍着不在张局面前表露出来。 ?这天一大早,拾掇了些土产,说是检查 ...

        一套房

        那天,天还未亮,雪花在肆意地飞舞,柱子静静地倒在了地上,殷红的血晕染了身旁的积雪。当花儿闻讯赶到时,他已长眠,花儿摇撼着柱子冰冷的躯体,嘶喊着,泪如若涌:“你答应过我的你要给我一套房,你昨晚又说了一遍你快醒过来啊,男人要说话算话……” 话得从头说起, ...

        三生石

        前世,他是仙,她是妖 他为了她 与天为敌 和她共赴黄泉 而她 孑然一身 亦与他生死相依 奈何桥畔 他夺下她的孟婆汤 一饮而尽 他说我许你三生 不许忘了我 …… 1.今世他为天子,她为贵妃。她还记得他,他却忘了她。她说:“你还记得阿磊吗?” 他说:“你梦中喊的楚泽是 ...

        抢手货

        我这人,向来能熬夜不能起早,早晨必须睡到自然醒。孩儿爸说纯粹是他把我惯的,这话不咋好听,却也是实情。无论春夏秋冬,只要他在家,做早饭或买早餐都是他的活,好像已经天经地义了。 单说这几天,我这“自然醒”是彻底变成了“吓醒”,原因是孩儿爸的手机每天早晨都 ...

        小镇的回忆

        浪花,冲刷着江边的小卵石,哗哗地作响。小镇又迎来一个喧嚣的早晨,女人们陆续提着木桶到来江边洗衣服。几十条大小不等的木船停泊在江边,男人们在匆忙装卸着各种货物。小渔船也争先恐后,卸下了一筐筐刚刚捕捞的鱼。 从对江来赶早市的船也陆续靠岸,人们提着大筐小箩 ...

        指标

        这段时间计生工作抓得很紧,会上乡长定下了计生指标,平原村五个。 从听到任务到现在,村长胡喜贵一直在想:整个平原村也就四对夫妻生有双子女,是计生对象,还有一个指标怎么办? 村妇女主任曹圆见胡喜贵一张苦瓜脸拉得老长,知道他是为计生指标的事犯愁,就嬉皮笑脸 ...

        童趣

        “老师,我们想和你郎一起做游戏。” “好 ...

        “流氓”气质

        相传,有一位美女看见施耐庵文质彬彬的,以为和君子谈恋爱很有趣。有一次,施耐庵不小心碰了一下这个美女的手指头,这个美女心里是喜滋滋的,但还是本能的打了一下施耐庵的手,并脸上笑出一朵花来假惺惺的说了一声“流氓”,施耐庵的脸一下子就绯红了起来,像做了一件 ...

        挑挑担担的命里感言

        见连走路都东倒西歪却仍走里走外不着闲忙活的老娘,俺心底要说不好生难受那是假的。假的虽是假的,然伪装还要尽力伪装。老佛爷面前,哪个敢于不去伪装成俯首帖耳唯命是从的孝子贤孙呢? 此际,老娘正一如既往费劲巴力地缝着“八分”。这不三个月前,老娘眉飞色舞地告诉 ...

        瞎子好公

        无儿无女的瞎子好公大清早戳着根拐杖“咚、咚、咚”地去找村民小组长郝明说事。 郝明笑着对瞎子好公说:“在西岭头上安个路灯,村上没钱。” “没钱不能叫家家户户凑啊?”瞎子好公回道。 “哪家愿意凑?你管这么多闲事干啥?”郝明有点不耐烦地反问瞎子好公。 瞎子好 ...

        一个乡下故事

        讲一个乡下故事。 很久前,这里雨调风顺,无祸也无灾。人们种谷牧羊,很是日子过得小太平下的安静,村子玩童都在河边长大,鸟的鸣唱教他们第一首歌,河里的鱼捉在手上,他们并不喜欢草丛里毒蛇,常常拿相似鳝鱼用火来烤吃。他们都长大了,长在安静无祸也无灾的过去日子 ...

        写在村子的诗歌

        村子很老,老得连什么时候命名为阴阳庄的名字也记不起来。我一直在这里生活,二十八根岁月的弦,也如年月一样老去了。最近,因一件举报黑社会暴力案子,让我苦闷得是什么年月日子也记不起来了,我的惆怅长满了荒草。偶儿,有荒草堆里惊鸟飞出,向云空箭影而去。 许久, ...

        憎恨仇视的黑夜

        那晚,我坐小区院子里。 天空没有星星,也没有月亮,只是一片睡着的沉寂,沉寂的黑很快眷属我一个回忆。我本来没有打算触摸的一些事的影子,它们可不是闲来的客,来乘我一个偷闲的夜。我仿佛很快痛苦于一阵阵痉挛似的这些客影,望着周围这些死寂的黑,树影也没有,落叶 ...

        三个人

        阳光当头照,郊外公交车的站棚下还是很热的,还不时的一阵热浪,这是最热的六月份。站棚后旁边有冰棍铺子,东边有棵大槐树,旁边有口老式的压水的井,有三个老爷子和四个个中年在一旁的石桌上下象棋。 远处小跑过来了一个人,看样子难受极了,戴着手表的右手也放在眼睛 ...

        Top 尊龙d88人生就是博 - d88尊龙用现金娱乐一下下载